大理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理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83岁老人应当怎样安度晚年他给出的答案很另类

发布时间:2021-01-08 15:02:11 阅读: 来源:大理石厂家

杨旌宏与同学刘莉娜交流知识点

清晨,杨旌宏静静地坐在家里的书桌前看书。

杨旌宏从牛角沱轻轨站乘三号线前往五公里站

如果要问一位83岁的耄耋老人应当怎样安度晚年?杨旌宏给出的答案很另类——上学,“我要上大学”。

今年寒假过后,他已作为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专业学生就读了三个学期。从2016年底入学,首期同窗的孙子辈同学已在去年夏天升级。而他,又和新一批相差60多岁的学弟、学妹再次同窗。

杨旌宏说,读书上学、研究古汉语就是他的乐趣。有人会觉得他来读大学已经太老,但他觉得,这有什么关系?如果读不懂,就多读两遍。

“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我每次都提前半小时到教室,从未迟到”

昨日清晨6点,城市尚未从沉睡中苏醒,渝中区上清寺求精中学操场后的一栋老式居民楼中,杨旌宏已把格子衬衫扎进牛仔裤,穿戴整齐。之后,拿出一本《古文观止译注》放进他用红色绒布缝制的书包中。书包是杨旌宏从朝天门买回材料后自制的挎包,结实、宽大。前一天晚上,他从课程表里得知当天的早课是古代汉语专业课时,他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课程,授课者也是他最喜爱的教授之一。

见他准备妥当,老伴徐代贵端出一碗用苹果、梨和葡萄熬制的水果羹,送到他面前,并守着他喝得一干二净。

徐代贵对杨旌宏的读书计划并不反对。她说,从大约十年前开始,老伴就读古汉语、专研古诗词成迷,在位于解放碑的山城老年大学学了将近十年。2016年,老伴似乎不满足于老年大学的课程,开始一门心思想去正规大学读书。

杨旌宏只有高中文凭,退休前从事炼钢行业,现在再参加高考自然也不现实。“其实我不需要什么文凭和学籍,只想要一个学习的机会。”于是,杨旌宏开始登门拜访市内开设古汉语相关专业的高校,希望能得到一个旁听的机会。

然而,以80多岁高龄进入高校学习并非易事,出于安全等因素考虑,杨旌宏在几所大学都吃了闭门羹,“如果摔着了碰着了,确实容易给学校添麻烦。”但他仍然不愿放弃。

2016年年底,杨旌宏找到了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学院领导被老人求学的决心所打动,默许他在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课堂上旁听。杨旌宏高兴不已,精心准备了上学的行头,开始了持续一年多的大学生活。

见老伴学习热情高涨,徐代贵默默地支持着他的上学计划。徐代贵喜欢打麻将,如果杨旌宏下午有课,她会放弃打牌,留在家中给他做饭。遇到像当天这样的早课,她也会跟着老伴一大早起床,尽量把早餐搞得营养丰富,好让杨旌宏有精力应付几小时的学习。

早上的课8点半开始,杨旌宏7点左右已经出门。当天主城有雨,杨旌宏撑了伞,走得比平常慢一些,20多分钟后才到达牛角沱轻轨站。他要在这里乘坐3号线到五公里站,再下车步行5分钟,最后坐小巴士前往重庆工商大学兰花湖校区。

坐上3号线后,杨旌宏从书包中摸出一件外套穿上,初春的雨还是冷得让他有些吃不消。

他再次看了看表说:“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我每次都提前半小时到教室,从未迟到。唯一一次差点迟到,是前段时间遇上下大雨,等了半小时才坐到公交车,最后赶到教室时离上课只有10分钟。”

“感觉前半辈子白活了,现在圆了大学梦,没啥丢面子的”

8点5分,杨旌宏到达重庆工商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的广智楼。和旁边小跑着进教室的学生相比,挎着书包、双鬓眉毛斑白的杨旌宏显得很另类,但他并不在意。

杨旌宏告诉记者,他高中毕业后一直从事钢铁冶炼工作,是典型的工科男,后来发现古汉语才是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退休后一直钟情于此,仿佛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杨旌宏打趣地说:“感觉前半辈子白活了,现在圆了大学梦,没啥丢面子的。”

按照课程表,当天的古代汉语专业课在307教室,杨旌宏到达时,已有十多位同学入座,他选了第一排正中的位置坐下。一位眉目清秀的女生主动挪到他旁边的位置,拿出一本笔记本递给这位老同学说:“这是上节课的笔记,我这份记得全,您可以参考一下。”

女生叫刘莉娜,是文学与新闻学院大一学生,也是和杨旌宏关系最好的同学之一。杨旌宏年纪大,手脚慢,很多时候教授讲授的重点内容他都无法记全,刘莉娜很愿意帮助这位忘年之交。杨旌宏也很珍惜同学们的帮助,对照他们的笔记,用一张张小纸片把感兴趣的、不懂的、生僻的知识点一一记录下来。

“第一次见到杨老来上课,惊讶惨了。”在同一课堂上课的学生龙小兰和杨旌宏十分熟络,回忆起第一次看到杨旌宏来上课时的场景,她说自己和不少同学着实大吃一惊。得知杨老已经80多岁,已经和同学们一起学了一个多学期,自己从心底佩服他,“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用在杨老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杨老的行为在这里也许会产生鲶鱼效应!”后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生,对杨旌宏加入他们的课堂体会更深。他说,大学里不少同学整天玩游戏、上网、谈恋爱耽误学习,如果看到可以在家抱孙子颐养天年的杨老,如今还在孜孜不倦地背古文、学语法,恐怕没几个人好意思不好好学习了。

8点30分,上课铃响。杨旌宏问刘莉娜:“今天上到哪一篇了?”“《左传》。”

“能学多少是多少,享受过程但无法苛求结果”

“下周要进行半期考试,请各位同学准备。”古代汉语专业课主讲老师、学院中文系主任唐德正副教授在授课时宣布。讲台下的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

杨旌宏倒是一脸坦然,并非他对考试有十足把握,而是因为他可以开卷考试。杨旌宏说,毕竟年岁不饶人,他的记忆力无法与年轻人相比,同学们看一遍就能记住并理解的东西,也许他学习很久也没办法完全掌握。

所以,杨旌宏对考试成绩并没有特别的要求,试卷他会尝试着做一些,不会的地方只能查阅资料后作答。“能学多少是多少,享受过程但无法苛求结果。”杨旌宏一脸轻松地说。

唐德正对杨旌宏的情况十分了解,因为他的课杨旌宏已经听第二轮了。“他儿子都已经50多岁,比我还大。”唐德正说,杨旌宏在这里学习,其实学院中意见并不统一,少数老师觉得他会影响到其他同学,更多的人担心他的安全问题,毕竟80多岁的老人万一有个闪失,是大家都不愿看见的。

学院副院长康清莲也证实了唐德正的说法。她表示,学院并不能完全支持杨旌宏这样的行为,学校教务处和学院都有为难之处,特别是担心他年事已高,怕健康方面出现问题,学校难以承担责任。当然,如果杨老能有家人的相关承诺书,并得到教务处批准,学院一定更加欢迎他来学习。

“但是,如果他愿意学,我还是愿意教。”唐德正告诉重庆晚报记者,自己是学院中最支持杨老的老师之一。除了认可他求学的精神,他对其他同学的正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例如杨老不仅学了汉语言文学相关课程,还选修了计算机课,这和老师们鼓励学生多选选修课程的要求不谋而合,相当于活教材。

另外,杨旌宏长期学习和研究古汉语,具备了一定的水准,在老年人中算得上不错的水平,只是缺乏系统搭建的知识构架,而大学课程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短板。

上午10点,下课铃响起,杨旌宏当天并没有其他课程,于是把教材收进书包里,准备回家。

不过,杨旌宏回家后并不会闲着。几年前,他动手写下8万字的《近体诗平仄初识》一书,2016年3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杨旌宏在下课后的空闲时间,会对书籍的内容进行改进和修订。他甚至想到了以文会友的点子,“喜欢古诗词的朋友可以找我,一起交流、学习。”

我的心就像碎莲花

200字自我介绍高中

给老师的一封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