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理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历史上的流盗匪也好吟诗水平还不低

发布时间:2021-01-05 17:11:19 阅读: 来源:大理石厂家

历史上的流盗匪也好吟诗,水平还不低?

历史上的流盗匪也好吟诗,水平还不低?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一、《易水歌》是最早的流盗匪诗

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庄子·胠箧》)。

中国历来多圣人,所以也多流氓、强盗、土匪,简称“流盗匪”。小打小闹的是流盗匪,成了事的是军阀,夺了天下的是皇帝。

中国又是诗国。小儿刚咿呀学语,就被大人逼着,背什么“床前明月光”“春眠不觉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之类。长大了,似乎是个人就能出口成诗,浑如薛蟠,也能在派对上来两句:“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

流盗匪虽说是胸无点墨的多,但也有好作诗、能作诗,甚至作好诗的。

最早的流盗匪诗大概是荆轲的《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但也许有人会说,荆轲是侠士,非流盗匪也。

是这样啊?那就算了,不说他。(但韩非子在《五蠹》中列举了五类危害社会和谐的“坏分子”,“侠”为其一:“侠以武犯禁”,显然是些使用暴力的刑事犯罪分子嘛。)

(刘邦)

二、山寨《大风歌》狗屁不是

刘邦是典型的流盗匪,成了大事,坐了龙庭。他六十三岁衣锦还乡时,兴之所至,出口成章,即为《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近世的北洋军阀张宗昌,曾任山东军务督办,写了一首《俺也写个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与刘邦比,差得不是一里两里,除了流气匪气,狗屁不是。(写完发现:我这几句,居然全合辙押韵,一七辙)

(史思明)

三、韵是何物?见了我儿子让路

“阿史那(姓)崒干(名)”,一般人不知道,但提起他的汉文名“史思明”,知道的人可能多点——他就是“安史之乱”中的“史”,据王世贞的评价:“史思明亦悍胡也,其才力远出禄山上。”(《王弇州崇论》卷之三《李光弼》)

史思明虽是突厥族人,但汉化严重,且身在大唐,自然受风气影响,所以喜欢作汉诗。据记载:“思明本不识文字,忽然好吟诗,每就一章,必驿宣示,皆可绝倒。”(唐姚汝能《安禄山事迹》卷下)

一次得到了樱桃,赏赐与其子史朝义及属臣周贽,并赋诗一首:

樱桃一笼子,半赤一半黄。

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

其身边的小吏大概略懂诗文,自作聪明,进言道:“请改为‘一半与周贽,一半与怀王’,则声韵相协。”史思明答复:“韵是何物?岂可以我儿在周贽之下!”

(史思明)

史思明流传于世的诗作,还有一首《石榴诗》:

三月四月红花里,五月六月瓶子里。

作刀割破黄胞衣,六七千个赤男女。(此诗《全唐诗》未载)

说实话,挺不错的,我觉得。

看来,他不是不懂音律,但只是为了押韵而置“我儿在周贽之下”,绝不可以!用《金瓶梅》第九十三回里形容地痞杨二风的话:“是一条直率之光棍”。

——想不到的是,他自己却死在这个儿子手上。(宋叶梦得《避暑录话》卷上,误将此事安在安禄山身上,“安禄山亦好作诗”云云,后人多有引用而不察者)

(史思明)

四、押韵第一而独创一种诗体

初唐中宗时期,有一位将军,叫权龙褒(唐张鷟《朝野佥载》卷四记为“权龙襄” ),也好作诗。他与史思明相反,“不知声律”,但却以押韵为第一要务,全然不顾字义,以致荒诞不经。

一年盛夏,他参加了皇太子举行的赋诗宴会,作《夏日诗》:“严雪白皓皓,明月赤团团。”人们疑惑:“岂是夏景?”权龙褒答曰:“趁韵而已。”(“趁韵”,又称凑韵,即为押韵而不顾字义。)太子援笔讥之曰:“龙褒才子,秦州人士。明月昼耀,严雪夏起。如此诗章,趁韵而已。”

他的一首“名作”是《秋日述怀》:

檐前飞七百,雪白后园强。

饱食房里侧,家粪集野蜋。

绝对是“朦胧诗”,谁也不懂!大家向权龙褒请教,他解释说:“有一只鹞子從房檐前飞过,要是捉住能值七百文;洗完的衣衫挂在后园,雪一样白;吃饱喝足在房子里头侧卧,突然想大便了,跑去茅房,一看臭粑粑上爬满了屎壳郎。”

做得如此好诗,龙颜大悦,“每呼为权学士,凡与诸学士赋诗,辄令与焉”。

权龙褒得以跻身“学士”之列,并留下“权龙褒(襄)体”,“开滑稽诗之另一体”(钱锺书《管锥编》补订重排本,三联书店2001年,第二册,第640页)。《全唐诗》卷八六九亦载其诗四首,两残句,诗史留名。

代办营业执照

新能源面包车

发电电焊一体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