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理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寻找丈夫的初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7:19 阅读: 来源:大理石厂家

关于他们的爱,在他们生前她一无所知,可是,在他们死后,她竟然成了他们故事里唯一的知己。

岂止是心碎

“感觉自己再也不会爱了”,当单位许多85后、90后的小姑娘小伙子纷纷挂上这样的QQ签名,34岁的女公务员杨絮总是感觉啼笑皆非。然而,2012年3月17日上午,当交警支队打来电话,说她老公俞迅雷在一起车祸中当场身亡后,这几个字的含义,忽然那么刺目起来。

杨絮赶到医院时,见到的,是俞迅雷冰冷而面目全非的尸体。

办案交警向杨絮还原了这场车祸。当日上午十点四十二分,两辆大货车在二环路上超速行驶并飙车,同时超越俞迅雷的索纳塔车时,由于车速太快及抢道,将索纳塔夹成了薯片。

一想到老公出事时的惨状,杨絮泣不成声。等到她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交警才告诉她,出事的时候,俞迅雷车里的副驾驶还坐着一位女士,目前身份还不知道。最令杨絮崩溃的是,交警告诉她:“出事的一瞬间,俞迅雷用双臂紧紧地护住那位女士的头部,医生费了很大的劲,才将他们的尸体分开。”

杨絮看到了事故现场的照片,的确,俞迅雷用双手紧紧地护着那个女人的头部。命悬一线之际,他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她是谁?值得俞迅雷如此抵死佑护?悲伤夹杂着痛苦的疑问折磨着杨絮。

仅仅一天的时间,这起车祸便掀起了风风雨雨,人们热议的不是车祸本身,而是车内那对男女的情深义重。杨絮穿行在那些含义复杂的眼神里,岂止是心碎。当三岁半的儿子哭喊着跟她要爸爸时,她不知道将来有一天,该如何向儿子解释这起车祸。儿子心中那个顶天立地的父亲,居然与别的女人生死相依,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俞迅雷出生于辽宁鞍山的一个偏远农村,自幼父母双亡,是在叔婶的抚养下长大成人的。贫穷的叔婶并没有给予俞迅雷多少温暖,他一路靠着大家的接济考入大学,毕业后进入房地产开发行业,成为如今在业界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5年前,身为公务员的杨絮在朋友的介绍下与俞迅雷相识相恋并结婚。这些年来,俞迅雷一直是有口皆碑的好丈夫,敬业又顾家,多金又专情。杨絮一直觉得幸福知足,俞迅雷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儿子,向来是无微不至。可是,杨絮没有想到,灾难从天而降的同时,还送给她一个惊天的意外——自己信赖多年的好男人,并非洁身自好。从今以后,她还能相信什么呢?

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尚需时间,两具尸体也等待医学解剖。在这等待的日子里,杨絮知道自己必须弄清事情的真相。不管真相有多残酷,与死亡相比,没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否则,她的余生将活在巨大的疑团里。

初恋总是最难忘

几天后,杨絮接到交警打来的电话,他们已经确认了女死者的身份,叫王立娟,跟俞迅雷同龄同乡,出事前,是广州一家皮革厂的管理干部。他们打电话过来,是因为与王立娟的家属取得了联系,可意外的是,王立娟的父亲拒绝领尸,说是跟她断绝关系多年了。

这个消息震惊了杨絮,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老公会与一个工厂打工女纠缠在一起。她只能这样推论:她是他的初恋,而初恋总是最难忘的。杨絮决定去趟俞迅雷的老家,去那里寻找她想要的答案。

经过七小时的车程,杨絮来到俞迅雷的老家。这些年,俞迅雷不愿意回老家,是不想想起那些悲伤的往事,但每年他们都会寄一些钱回来。

叔婶看见杨絮,落泪了。而当杨絮提起王立娟这个名字时,叔婶一声长叹。王立娟是俞迅雷的发小,家境同样贫寒,但始终对学习成绩优秀的俞迅雷无比关照。初中毕业时,本可考高中的王立娟选择了念师专,毕业后回乡当老师,这样就可以继续供俞迅雷念大学。后来,因为当老师收入实在太少,王立娟瞒着俞迅雷,跟同乡去了广东打工。

如果说王立娟供男友读书的行为尚可理解的话,那么后来,俞迅雷毕业了,王立娟却为何在守得云开见月明时,选择了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谁也不知道时间和身份的差异改变了什么。总之王立娟的父母为此与她断绝了关系。是的,尽管很多都市中的女性已经过着精彩的生活,在乡间,一个姑娘挣来的钱分文不给家里不说,有荣华富贵的机会还白白扔掉,让父母成为别人的笑柄,他们当然只好跟这个脑子有病的女儿分道扬镳。

这,是杨絮无法想到的真相。她有点焦躁,假如她面对的小三如此高尚如此善良,她自己,岂不成了这场戏中一个实在算不上光彩的配角?

那一夜杨絮辗转难眠,不管怎样,她都要去见见王立娟的父母。

第二天,当杨絮来到王家,王立娟父母的第一反应是:“你是小俞的老婆?王立娟破坏你的家庭,你到地下去找她去。我们跟她早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杨絮有点尴尬:“我不是来找麻烦的。再说,立娟毕竟是你们的女儿啊,怎么能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我们脱离关系七八年了。当初,小俞几次来家里找她,也去过广州。小俞也算有良心,找了好工作,想娶她。可是不知道她脑子犯的什么病,根本就不让人家找到她。这些年她没给家里留地址,偶尔打个电话也是用公共电话。最后一次来电话,还跟我们说,如果小俞再来找她,就让我们告诉小俞,她结婚了,让他别打扰她。”

“她结婚了?”杨絮松了口气。也许王立娟离开俞迅雷是因为爱上了别人,这个答案多少让她心里安乐了点。

说到这个,王家父亲来气了:“隔壁刘家女儿结婚,拿彩礼钱回来盖了一栋楼房。立娟妹妹嫁出去,最少也给家里买了新电视机、冰箱。只有立娟,从头到尾她的心就在外人那里,从不顾念家里人,白费我们辛辛苦苦养她一场,到死了才……”说着说着,王立娟的父亲不知是气还是伤心,眼睛红了。她的母亲也转过头去擦眼睛。

王立娟那年春节曾回家,父母很生气,没让她进家门。后来她再没回来过,父母偶尔会收到来自广州的汇款,数目都不大,最多一次也没超过一千元。他们也收到了来自省城的汇款,那是俞迅雷汇过来的。越是如此,他们越是恼怒这个蠢女儿,明明可以做个贵妇人,却偏偏脑子犯病与俞迅雷分手。等两位老人擦干眼泪,杨絮留下包里带来的一万元钱,准备离开:“你们还是去帮她收一下尸吧,叶落也得归根啊。而且,肇事的司机也被抓了,会有一笔赔偿金的。”王立娟的父亲数起了钱,她母亲则在一边巴巴地望着。不知为什么,想到太平间里独自躺着无人收尸的王立娟,杨絮忽然满心悲凉。这世间,连父母对她的生死都无动于衷。

过往岁月里的故事

杨絮走出很远后,王立娟的母亲追了出来,气喘吁吁地把一包钱塞给她:“我们不是不想去。立娟她弟弟前段时间娶老婆分家,我们背了很多债;我们又听传话人的意思,好像立娟是插足别人家庭,怕惹事;又听说收尸的费用很高……唉,没想到你这么好。这钱,算我们先跟你借两千块,等拿到了赔偿,我们还你!”

坐在回程的汽车上,杨絮心里百味杂陈。她曾经劝俞迅雷不要恨幼年时冷待他的叔婶,因为善良有时是富裕的孪生姐妹。同样,恶毒跟贫穷常做手足。王立娟的父母不是不爱她,只是他们的爱过于追随世态炎凉。作为一个女人,她无法想象王立娟短暂的生命历程里,如何消化这些炎凉,她后来选择的丈夫,有没有给过她一些毫不保留的温暖。

想到这里,杨絮忽然心念一动。

交警通知的是王立娟的父母,而不是她的丈夫。也就是说,至少在过世前,王立娟是没有丈夫的。难道,当初她离开俞迅雷之后过得不好,离婚了,后悔了,所以又回来找他?她确实威胁过杨絮和俞迅雷的家庭?杨絮又不快起来。

回到大连后,杨絮去俞迅雷公司整理他的遗物。在这里,她得到了关于王立娟丈夫的珍贵线索。在俞迅雷办公桌的抽屉里,杨絮发现了一张王立娟与一个男子和小男孩的合影,照片上,一家三口笑得很灿烂。而照片上的日期则显示着2000年10月19日,也就是俞迅雷大学毕业不久的事。照片的背面写着:“幸福的一家三口。王立娟。”照片已经有点发黄。

看来王立娟果然是有家庭的。但,即使离了婚,警察也应该能查到她丈夫和儿子的联系方式,通知他们来领尸吧?杨絮越发糊涂了。

与此同时,整理遗物时杨絮翻到了本市一家医院肿瘤科的几张缴费收据,缴费的人是俞迅雷,患者名则是王立娟。杨絮看不懂医生写下的天书般的字体,只好找到一个医生朋友,请她帮忙调查该院是否有个叫王立娟的患者。

朋友找到相熟的医生,医生透露说:“这个人是肺癌晚期患者,癌细胞已经多处转移了。”据说五六年前患者的腿上经常长莫名其妙的红疹,那是癌症早期的一些症状,可惜患者没有留意。来医院时已经是晚期,虽然做了一次化疗,但预期效果很不好。

朋友听后心情沉重,尽管不知道王立娟是杨絮的什么人,还是用手机拍了她的病历带来给杨絮。

当晚回家后,杨絮将照片上传到电脑里。放大后看完病历上的文字,她忽然留意到,病人基本资料婚否的栏里,分明写着两个字:未婚。

她想了想,从抽屉里翻出王立娟寄来的全家福,果然,病历上那字体,与“幸福的一家三口。王立娟”几个字一模一样。

在这瞬间,杨絮看到了那些被死亡永远凝固在过往岁月里的无言故事。12年前,也许是觉得这段感情里报恩的成分太多,也许是很多差异让王立娟感到两个人不再合适。这个一向不害怕选择最艰难道路的女孩,最终选择了放手。为了让俞迅雷不再找她同时也不至于良心不安,她想出了一个在她看来最为两全的办法:她先变心。于是她故意找人拍了一张假的全家福,还写下了那几个炫耀幸福的字,好让俞迅雷彻底死心。

隔着12年的时光,透过照片上王立娟宁静的眼神,杨絮清晰地触摸到了她孤独地、决绝地坐在桌前剧烈跳动的心。那里有痛苦,有不舍,有眷恋,也有骄傲和释然。也许她哭了,但最后她还是擦干净了眼泪,把照片寄给了俞迅雷。

此后,俞迅雷痛苦了几年,而后慢慢恢复,符合大家想象地结婚生子;王立娟则独自漂流在陌生的广州,从打工妹变成办公室干部,或许也曾想寻找另一段爱情,但有俞迅雷在前,重新来过实在太难。而病魔缠上了她。

她再见俞迅雷,其实是永诀。她给了俞迅雷机会,让他带着她去医生那里求生。她愿意把这个求助的机会交给他。杨絮无法想象,当迅雷得知事情的真相,看着癌细胞吞噬王立娟的生命时,他是怎样的悲伤难过还有心疼。出事的当天,他一定是开车载着王立娟,想让她亲眼看看他设计的大楼,看看他所生活的城市。

而后,在那惊天动地的瞬间,当生命骤然只剩最后一刻,他紧紧护住了她,而她也伸手欲护住他。他们的感情以这样的姿态,永远定格。

做他们故事里的知己

风呼啦一声吹开窗帘,杨絮猛地惊醒,从这场动人心魄的故事里抽身而出。关于他们的爱,在他们生前她一无所知,可是,在他们死后,她竟然成了他们故事里唯一的知己。

杨絮深爱自己的老公,但这个女人的爱如此深沉,无私而隽永。王立娟大概没有想到,这场默然无语的爱情故事,最终感动的人,却是杨絮。

遗体告别那天,王立娟的父母从乡下赶来了。杨絮则为王立娟买了一套贵重的衣物。王立娟生前一定不曾舍得如此对待她自己,那么,杨絮要让她在另一个世界里,光鲜体面。

她用那张假的一家三口的照片为王立娟做了遗像。遗像中,王立娟笑得那么灿烂。那灿烂,不是为她自己,而是对她心爱的人的祈福。

4周后,交通责任认定裁决,俞迅雷和王立娟分别获得35万元的赔偿金。王立娟父母的伤心明显被这笔突如其来的巨额金钱冲淡了。在还杨絮钱时,他们很感激地说起了这笔钱对他们今后生活有多好的帮助——但就是没有提怎么安葬王立娟的遗骨。

一个想法在杨絮心里坚定地产生了,她要将俞迅雷和王立娟埋葬在一起。与其将王立娟送回老家,埋于一个供人或耻笑或同情的孤冢,不如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互相温暖着对方,在生命的轮回中获得另外一种成全与圆满。

跑遍全城,杨絮最后选定棋盘山一处风景优美的墓地。

她的这一举动让亲戚朋友反应十分强烈。尤其是她的父母,觉得自己的女儿一定是被突发事件刺激着了,否则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谬的决定。老夫妻轮番上门,不停做女儿的工作,告诉她:“你还有儿子,你不顾及个人的面子,但要想想将来,孩子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以及别人会如何看待孩子。”

杨絮给他们讲了俞迅雷与王立娟的故事,她说:“我没有高音喇叭,我不可能昭告天下有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和一段高尚的感情存在。但爸妈,求你们答应我,只有为他们做点事情,才能够令我觉得心安,对得起王立娟的无私。”

这个故事,让杨絮父母的反对彻底沉默了。

2012年5月5日,杨絮带着3岁半的儿子送别俞迅雷和王立娟。她轻轻将两人的骨灰放入墓穴中:“雷,好好照顾她。生不能同床,但求死同穴。我知道你们的爱比爱情更亲,比亲情更暖。待到儿子长大时,我会把你们的故事告诉他。他的爸爸终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你是他的骄傲。”

“娟姐,允许我这样叫你。谢谢你用那样了不起的方式爱着雷。安息吧,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用那双奋不顾身的双手护佑着你,并向你证明,这个男人值得你用生命去爱。”

而我,能够在凡俗的生活中遇见如此不凡的一段感情,并被它而感动,也很幸福。杨絮默默对自己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