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理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好主持人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5:17 阅读: 来源:大理石厂家

日前,2014年第五届“中国大学生电视节”发布了“2014最受大学生喜爱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入围名单”,李锐、孟非等多位主持人榜上有名。对比近日舆论热议的央视财经频道窝案,“怎样的主持人才是受观众喜爱的好主持人”这一问题更加引发业内外深思。主持人自身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几位在年轻人中颇具影响力的主持人。

“高大上”是高雅、大众、向上

一连好几天,央视主持人路一鸣都没有出现在《今日说法》的主播台前。有网友在微博上担心地说:“路老师不是跟小芮哥走了吧。”路一鸣在微博上淡定回复:“不是,我只是休了个年假。”

路一鸣给观众的印象是睿智、平实,像是“精致利己主义”的反义词。在路一鸣看来,主持人一定要与虚妄感保持距离,“不端着,不装腔作势,不自以为是”。

有人认为,主持人群体生活在聚光灯下,与成功者为伍,非常之“高大上”。对此,路一鸣认为:“‘高大上’的不是我,是CCTV。” “站在‘高大上’的平台上,你还会不会关心物价的涨幅、那些大山深处走十几里路上学的孩子、那些绝望的艾滋病患者?”

另一档全国知名的法治节目、创办于1999年的北京卫视《法治进行时》,其主持人、现任北京卫视副总编辑徐滔说:“‘高大上’是年轻人的戏谑说法,但我对这三个字的理解,是‘高雅、大众、向上’。电视艺术应该是通俗高雅的,绝不能是低俗、媚俗的;电视应该是服务大众的,绝不是孤芳自赏、曲高和寡的;电视还应该是推动社会积极向上,传递正能量的。”

与这种理念形成对照的“怪相”比比皆是。有些主持人英语未见得多好,却喜欢在说话时中英文夹杂,显示自己“有格调”;更有些主持人,在节目中三句不离奢侈品,推崇所谓“低调的奢华”。事实上,真正让主持人获得尊崇的,不是其浮华矫饰,而是其思想风格。国外许多知名主持人,大多已经人过中年,甚至很多已经“七老八十”。如,美国新闻界“教父”级人物,新闻杂志节目《60分钟》最著名的主持人华莱士,在他80岁的时候还在到处采访,直到88岁才宣布退休。

江苏卫视《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认为,主持人就是普通人,无所谓“高大上”。他说:“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个圈子里,谁属于‘高大上’。”

白岩松有句名言:“即使是狗,老在中央台晃,也会成为名狗。”徐滔认为,口碑取决于主持人“为谁代言”。“主持人首先要为栏目的定位理念代言;其次要为百姓代言,站在百姓立场看问题;最后还应为正确价值观代言,传达社会和时代应该明白的价值理念。我想这三个层面是一个主持人从合格到出色再到卓越的成长轨迹”。

因《爸爸去哪儿》而红遍全国的主持人李锐,在谈到主持人的“代言角色”时说:“主持人要为没有话语权的人说话,用爱心去面对和影响社会。”在他看来,一个真正有档次的主持人,“不是穿衣打扮有档次,也不是你接触了名流显贵,而是心灵有境界、有档次”。

主持人首先得是好人

作为公益活动“未来中国·领军人物大讲堂”的导师,路一鸣经常深入各大高校,常和年轻人说的一句话是:“能力比知识重要,善恶比能力重要。”他说:“这个时代处处暗示人们不能吃眼前亏,要争眼前利。可有些眼前亏益于长远;还有些事无关吃亏,是底线。”

这也是很多资深主持人的肺腑感言。1995年,李锐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师从中国播音界泰斗张颂、吴玉。入学之初,两位老教授就时常告诫学生:“要做好主持人,首先要做个好人。” 近20年过去,见过许多圈内同行的起起伏伏,李锐感叹:“如果主持人不是一个好人,很难走远。”

近年来,主持人被调查、被包养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如,广东电视台美女主播李泳涉陈绍基案,女主持纪英男举报原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范悦包养自己4年。

孟非早年主持社会新闻节目《南京零距离》,因总是仗义执言,被南京人亲切地称为“市民的儿子”。如,某期节目中,一条与春运有关的新闻过后,孟非评论道:“客运部门不断提醒旅客错开高峰出门,但是每年春节就这么几天假,要乘客错开人流高峰,怎么可能?”

徐滔也曾这样解释自己对主持人的选拔标准:“首先,你的言谈举止对观众是不是尊重?有的主持人在电视上趾高气扬,完全把这个电视栏目当成自己的天下,这样的主持人观众是不喜欢的;其次,主持人的情感态度、是非标准,是不是符合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触碰社会道德和法律底线的主持人是没有生命力的;第三,主持人是不是随和、包容的。”条条标准,都是在考验“为人”二字。

徐滔认为,好主持人,其做人、做节目,出发点一定是有“爱”。她说:“就像艾青诗中写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只有心中有爱,才能成为真正的主持人。”

“接地气”是主持人生命力关键

职业生涯中,徐滔曾与持刀歹徒面对面周旋;曾身穿防弹衣一次次随警作战。但她说:“我做了20年的新闻记者和主持人,也收获了这个职业几乎所有的奖项,但这些荣誉都比不上大爷大妈拉着我的手说一句‘闺女,我们最爱看你的节目’。”

路一鸣认为,“接地气”是主持人生命力的关键。身处52层高的央视大楼,他常想:“站在这个高度,应该从哪个层面思考问题?”《今日说法》开播15年,他始终认为媒体人有责任不断呼吁制度的建设和完善。

优秀的主持人,无论处于镜头前后,都在用脚丈量社会。生活中的李锐是湖南三湘关爱妇女儿童志愿者协会的会员,“快乐慈善”是他的原则。记者致电采访时,他正待在一个距离长沙3个多小时车程、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的小山村里,陪留守儿童做游戏。“我最反感施舍型的慈善,那对孩子的伤害远大于贫穷的伤害。我们会事先打听孩子喜欢什么,然后带孩子去体验”。

孟非谦虚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主持人都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这是必然的,好主持人更应如此。很惭愧,我觉得自己是个没什么深度的人,至多算有一点生活常识吧。”

北京卫视音乐选秀节目《最美和声》主持人栗坤,是徐滔眼中“接地气”的标兵。在栗坤主持的另一个节目《好人故事》中,她曾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不顾高原反应,在帕米尔高原新疆塔县深入采访,为改善当地孩子的学习条件呼吁。栗坤说:“好的主持人一定是和观众同呼吸、共命运的。”

徐滔喜欢把洋溢着“正能量”的主持理念渗透进其它节目中。她在《最美和声》中担任总监制,并对节目给了“真挚、平实、温暖”的定位。她说:“我们展示音乐,更是在展示梦想的力量;突出和声,更是在突出中国哲学中‘和’的理念。比赛到最后,不见了所谓导师和学员,只有搭档和朋友。我们想告诉观众,真正的较量不是打败对手,而是超越自己。”

不少新生代主持人也在实践中不断咀嚼着“接地气”和“正能量”的滋味。安徽卫视语言竞技真人秀节目《超级演说家》的主持人余声,是个1987年出生的姑娘。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录制《超级演说家》,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的价值观。”

在《超级演说家》舞台上,余声和很多参赛演讲者成为了朋友:失去双腿却征服泰山之巅的励志歌手陈州;在黑暗中乐观前行的盲人芭蕾舞者赵蕴辉……余声说:“《超级演说家》让我切实感到世界上有太多需要帮助的人,主持人应该对他们报以关注、伸出援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传递温暖。”

余声说:“我觉得对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要一分为二来看。钱理群教授说这群人‘高智商,世俗,老到’,我觉得高智商没错,谁又敢说自己不世俗、没有老到的一面呢?不好的方面,应该在于‘只利己,不利人’。主持人不能陶醉于自我表现,而要通过话语权,影响和帮助更多的人。”

周口制作职业装

盐城西装订做

通化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