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理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北农村鬼故事山东鬼故事之不要对死者不敬[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7:29 阅读: 来源:大理石厂家

今天给大家说一件发生在朋友身上的故事。

我的那位朋友叫公冶凡,他家是东北省内的一户富裕的人家,从小都是嚣张跋扈的样子,总是衣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他便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事情还要从清明节那天说起,清明节的那天公冶凡随着父亲回到了老家祭拜老家的爷爷,当天晚上便在老家住了一夜。晚上的时候公冶凡和他爸在外面吃了一顿简单的饭便准备回家。

“爸,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去外面转一转!”公冶凡对着父亲说道。

“好吧,那你早点回来,不要再外面闯祸!”父亲嘱咐到。 和父亲分开后便来到了县城的街道上步行着,看着周围的建筑他感叹到这里还真是破啊,完全和省不是一个档次,在这里逛了一下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好玩的,无奈之下只好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夜店走了进去,付了入场费后便拿着标签走到了里面,点了一杯“路易13”便坐在吧台旁看着舞池里面的人群。这时忽然走来了一个长得还算一般的女人对着公冶凡说道。

“帅哥,一个人么!”那个女人妩媚的说道。

“是啊, 怎么了,你有事么!”公冶凡不懈的回到。

“难道你不请我和一杯酒吗!”

“哪远给我滚哪去,你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模样,还有脸过来要酒!”公冶凡厌恶的摆了摆手示意女孩赶紧离开,女孩骂了一句便离开了这里。公冶凡拿起吧台的“路易13”便独自的喝了起来,一杯酒入肚觉得肚子里暖烘烘的,之后他把酒杯放到吧台上面便来到了舞池中间随着人群舞动着,时而和附近的女孩共舞,时而来到其他女孩的后面随着她们扭动着,就这样不知道玩了多久的公冶凡觉得累了便回到吧台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才十点二十五,把手机放到吧台上面便让服务员调了一杯血腥玛丽玛丽,四处看了看发现旁边有一位独自坐在椅子上面的背影很美的女生后他便端着酒来到了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美女,一个人啊!”

“是啊”那个女人转过身后说道,公冶凡看到她那与身影不符的样子后便不做声息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边品着酒一边看着周围的人群物色着自己觉得不错的女生,看了半天一杯酒都快喝完了公冶凡也没有看到一个漂亮的女生,哪怕是顺眼一点的都没有一个,觉得扫兴的他结账后便拿起自己的手机走了出去。

走到夜色的我有点摇摇晃晃的,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我接通后便说道。

“喂”

“臭小子,都几点了还不快点给我回来!”电话那边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正回去呢,走到金水湾了,你等我一会吧!”说完后我便挂断了电话。继续往前面走着,过了红路灯没多久便到了一条红灯区的路口,觉得打算娱乐一下的我便走了进去,我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些女人忍不住的摇了摇头,长成这样还敢出来接客,是谁给她的勇气。就这样,走到了最深处的我忽然看到一家灯火辉煌的店门口之站着一个女人,店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打量着那个女人,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白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虽然脸部被鸭舌帽遮住了但也掩盖不住她那姣好的容貌,我走到她的身边。

“美女,多少钱!”

“这位大哥,你打算做什么业务,我们这里有。。。。!”美女滔滔不绝的介绍着店里的业务!

“哪那么多的废话,我打一炮就走,你看一下多少钱把!”

“1000块!”女人说完后便盯着我的眼睛!

“一千块,一直到我们省里才多少钱么,就凭你也敢要这么多钱,五百,做不做!”

“好,五百就五百!”女人看了我好久好像下了很大的勇气便答应了我,之后他便带着我来到了一间屋子里面,她让我先去洗澡。我来到卫生间把衣服脱下放在了随眼可见的地方后便洗了起来,洗完后便走了出来,这时女人也在隔壁洗完了澡,头发还是湿着的走了过来,关上门后便做到了床上。(为什么把一对放在随眼可见的地方,因为有的地方她们会让你先洗澡,然后拿走你衣服里的财务,之后便离开这里,就算你报警这里的人也不会承认这里有这个人!)

我看到女人躺在床上便拖到了内裤走到了床边,掀开被子脱掉衣服后便关上了灯趴在了女人的身上。(此处关灯了,我意淫不出来,省略了)

完事后我掏出五百块钱扔到了女人的床上便走了出去,走到路上的时候心中高兴不已,没想到五百块钱竟然破了一个雏。笑着笑着便来到村子的河提上面,从河提上面走下来后便从一条小道内走了下去,由于时间太久没有回到这里了,不知道前方竟然有一处乱坟岗, 公冶凡不当一回事的走到了乱坟中打算直接走到对面的路上。这时由于喝了太多的酒有点尿急,他脱下裤子便对着一座孤坟前面的摊子尿了起来,尿完后提上裤子顺脚踢翻了那个坛子,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小兄弟,撒尿也就算了, 但是你也不能踢翻我的堂口啊!”

“神经病”公冶凡以为是不知道从哪里路过的人吓唬他便骂了一声走了。一路上那个人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直到公冶凡走到家中的时候他才消失。第二天一大早公冶凡便被父亲喊醒了,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现有些疼,而且自己裤裆里的玩意犹如针扎一般,他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骂了他一声“不懂事”便让他起床,来到一个店铺内买了一些值钱蜡烛便让公冶凡带着来到了昨晚的那个地方。

公冶凡的父亲走到那座孤坟钱摆好蜡烛然后点燃了纸钱,对着孤坟说这孩子小,不懂事,还请不要见怪什么的。之后让公冶凡跪在孤坟前磕了三个响头后便带着他回去了。

回到家中的时候他告诉父亲下面不疼了。父亲看着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以后碰见这样的时候要绕道走,不要对死者不敬!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