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理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违规公路收费站该怎么治理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9:34 阅读: 来源:大理石厂家

6月20日,国家五部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收费公路专项清理行动开始启动。今年5月19日,媒体曾曝光浙江台州椒江大桥、河南郑州黄河大桥、山东济南黄河大桥、广东佛山三水大桥4个路桥收费站超期收费等情况。6月20日,记者调查发现,清理行动并没有让4个收费站有任何变化,饱受诟病的“买路钱”一分不少地仍旧照收,其收费理由和依据则各不相同。(6月21日《京华时报》)

因为媒体的曝光,我们知道了牛奶中居然有叫“三聚氰胺”的东西,因为媒体的曝光,我们知道了招聘中还有 “萝卜招聘”这回事。因为媒体的曝光,我们还知道了许多不曾知道的真相。也因为媒体的曝光,才换来了三聚氰胺的被消灭,萝卜招聘的被整改。丑闻曝光——官方重视——得到整改,这已经成为每次丑闻的规定性走向。但这次居然有例外了。4个路桥收费站超期收费,一个月前便被曝光,一个月后照旧收费,就是国家下发的专项清理行动的通知也未能阻止他们的收费行为,如此牛气哄哄,令人“刮目相看”。

被曝光的4个公路收费站为何还牛气哄哄

为什么这4个路桥收费站如此牛气,不怕曝光呢?从记者的调查回访中,我们是可以找到答案的——站在其背后的政府公权力太傲慢。

记者在采访四个收费站的主管部门时,要么就是拒绝回应,要么就干脆打太极,说正在调研中,还有的干脆说正在研究延长收费期限,“以符合国家规定”,更有甚者说他们的不在国家清理的范围之内。相关部门表现出强烈的护犊子精神,成为这些傲慢的收费站最为坚强的后盾。

而之所以这样护犊子,其背后则是收费站与地方政府利益有着扯不清的关联。一方面路桥收费业被认为是中国首要暴利行业,其获取暴利的水平甚至远超过石油、证券、房地产业。央视4月底针进行调查时,就发现2010年中国19家上市路桥公司的净利润率,最高达到59.66%,最低的也有19.87%,一般都在30%至40%之间。而在另一方面,公路的收费情况与信息透明度一直受到质疑。早在2008年5月,北大学者王锡锌、沈岿、陈端洪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首都机场高速路收费情况,但至今北京市政府都没有回答这些高速路收费去了哪里。这些收费,也构成推高中国物流成本与通胀的“推手”。

正因为有政府撑腰,收费站不仅在收费标准上自说自定,而且在收费年限上也无所忌惮。收费站不怕曝光,强势的不是收费站,而是这些相关的地方政府。(红网/高亚洲)

齐齐哈尔职业装定制

玉溪工作服订制

加格达奇设计工作服

鄂州工作服订制

相关阅读